懒桑吖

最近沉迷于嘎尾 想看我干别的事情的孩子们可以退关了

-明星大侦探全员向

一年可能只会五更的那种人

可能是手机问题,所以排板看起来经常会特别难受(正在想办法改正

跳坑的速度很快 不喜欢被人夸太太 也不喜欢回评论 也不喜欢和人磕聊

喜欢做自己想做的事儿

不上心和小太阳


注意:没营养 没营养 没营养

性转&摸鱼&片段






1.

张伟打了个喷嚏。

冷风吹过她的短裙,虽然裙子没有被吹过膝盖,但凉意还是钻进了她的衣服里,打乱了脚步。

浅绿色的刘海刚过较粗的眉毛,并不是很引人注目的脸型上面布满了红晕,红唇边还留有一点酒渍的痕迹。她刚从街道旁那家灯火通明的酒吧里走出,球赛的解说和昏黄的灯光,还有不知名男人的大吼欢笑声让张伟的意识搅成了泡沫,慢慢的踏出那扇挂满荧光灯的大门。

广场在路灯的照亮下空荡荡的,默契的像反射了张伟的心似的。她一屁股坐在把已经掉了块木条的长椅上,整个身子瘫倒在上面的时候眼睛也配合的一起合上。

好累。


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说,心中却就像有一片湖一样,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抛到中心来使它荡漾着回应,就和她现在的情况一样。




2.



好死不死的,张伟兜里忽然响起了嗡声。

她哼了一声,酒精和不耐烦在喉咙中形成了焦躁,眼角的红痕和无神的眼睛一起流露出了不满。

手机里的屏照前不久换成了自己之前化过的彩虹妆,里面的女孩笑的简单可爱。

头目晕眩的张伟忽然很想把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最好再踩上几下,直到里面的所有照片和信息全都变成渣渣。


算了算了,手机贵,她也没钱。

“干啥。” 张伟划开接听键。

“姐在哪儿?” 焦急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


张伟眨了眨眼睛,里面的人说出来的话对她来说就像是没有信号的录音机,滴滴哒哒的很是吵闹。她愣了半晌,对面的人也跟着沉默了一阵。

她忽然开始咯咯的笑起来。这里的夜晚并不和别的地方一样灯火阑珊,涣散的笑声却融不进安静的黑夜。

“我在外面借酒消愁呀。”

电话里的人也没有回,张伟就这么抓着手机的坐在椅子上。灯光有点闪着她的眼睛,花过心思的妆容被泪水糊成一团,可她不在乎。


“哎呦喂你怎么还不说话。”

“你不说话我就挂啦,话费贵着呢。”

“王嘉尔你到底要干嘛?”



张伟的笑声灌满了电话,可笑完后却是寂静。


“你来接我回家行吗嘉尔,我好难过。”

豆大的泪珠重新滚下眼眶,肩膀跟上了条的机械一样开始颤抖,焦躁不安的恐惧蔓延开来,疲倦就和无底洞似的填补不了。

呼吸声在电话里越来越大,呼哧呼哧的好像和一个从远方传来的声音恰好吻合在一起。张伟用手臂捂住了沾满鼻涕和泪水的脸,本想随便客套几句就把这个领居家的小伙子给打发走,委屈和伤心却忽然奇怪的从身体各处涌上来。

堆积如山的感情把自己建立的栏杆顶破,酒给自己带来的沉醉感早已消失,还是旁边的人告诉自己命比金子贵,姑娘赶紧回家吧,自己才不堪的拖着身子走到了这儿。

一个高大的身影停在了她的面前。

“姐。”


他跑步跑的有点太快了,心跳声跟着控制不住的蹦跳起来。不过在看到还算完好的张伟后,王嘉尔提到嗓子口的紧张还是缓解了下来。

他轻轻的拉起这个眼神都已经起了层雾的姐姐,没有去管因为头疼而哼哼唧唧的小抱怨,确定张伟可以正儿八经的站直身子后,王嘉尔转过身子,背对着她蹲下。

“上来。” 王嘉尔还在因为刚刚剧烈的运动喘着气,但他还是伸开了手臂等待对方过来趴上去。

果然没过多久,一阵酒味便贴上王嘉尔的后背,女孩还坏心眼的在他脖颈处吹了口气,王嘉尔被张伟幼稚的举动给弄得轻笑了一声。

“我们要去哪里呀。”

醉熏熏的语气加上软软的嗓音,王嘉尔的耳尖红了一小点。

“你想去哪里呀?” 故意学着对方不知道偏到哪里了的口音,他将环绕在女孩腿间的手臂收紧了些,怕她忽然摔下去。

夜晚的空气比平时低了不少,寒冷的温度让王嘉尔打了个抖。刚刚他接起电话的时候也没管自己穿着什么,随便套了件羽绒服和鞋就匆忙跑了出去。

幸好自己背上还挂了个散发着温度的张伟。

张伟本来就朦胧的意识开始逐渐被困意吞噬,哈欠连天的让原本无声的街道变得开始有点亮光,装上传感器的路灯像是感受到他们的存在了,这使得他们回家的路上也不用那么的黑灯瞎火。

平坦的大路上并没有多少石子,这一段路走到连王嘉尔都以为张伟已经睡着的时候,充满鼻音的哼唧声又开始响起。

“那...那个臭傻逼跟我不停的灌糖,我...嗝...我真的好讨厌好讨厌这个人了已经,可他就是不停的让我继续不自禁的继续...喜欢啊啥的..嗝...” 奶声奶气的埋怨交接着一个又一个的酒嗝,他却一字不落的听着。

瞎扯了一阵后,张伟又开始安静了下来。

“你不是问我我想去哪儿吗。”


“我...我想飞去天上那个...嗝...火星还是啥的..离开所有的破事儿……然后开开心心的过自己想过的那种日子啊。”

王嘉尔被张伟忽然伸出手比划着的动作给戳到了后脑勺,他忍不住想回头看看张伟是不是想吐了还是怎么了。

天上的乌云挡住了月亮和星星,但他还是能看清楚身后那女孩的样子。

张伟缺了一颗牙,脸上的粉已经糊到惨不忍睹,额前那片染成绿色的刘海被大风吹到乱糟糟的,可她笑得还是那么灿烂。

王嘉尔点点头。

“那我们就一起去吧。”








想写对什么事情都不怎么上心&失恋的御姐长尾姐姐被邻居家的温暖小太阳嘎嘎捡走的故事

但是我这是什么垃圾摸鱼啊ಠ_ಠ难看死了 是个小片段还写的那么没意思 想戳死自己((











各位太太请注意!!!!

大逃杀开始了ヘ(;´Д`ヘ)

阿叉嘞:

#占tag歉
所有在微博空间lof等国内app,写过或画过r18内容的太太,将r18作品删除或设置为自己可见!!
已经开始有人为了钱疯咬了,太太们保护好自己!
出过r本或者即将准备出的太太也请注意!!
原贴已删除,请转载让更多太太知道!

介绍

这里是懒桑吖| ू•ૅω•́)ᵎᵎᵎ


欢迎各位参观我的lof!




是一名自由任性的写手,身在国外所以很多时候lof会莫名其妙的炸_(:з」∠)_排版也容易出错 (丢脸


爱做表情包,喜欢看文,非常不要脸但是不喜欢回评论


基本上是个行走的挖掘机,有好几只爪子所以无时无刻都在挖坑而且不填(๑•̀ㅂ•́)و✧关注可能需要慎重因为我下一秒可能就会把你感兴趣的东西给撒手不干了


爱放弃,热爱阅读可是由于国外党上不了语文课所以中文表达能力很差很差很差,热爱勾搭太太也喜欢愿意喜欢我的小天使( ー̀εー́ )


喜欢的东西经常会变ヘ(;´Д`ヘ)最近喜欢的是明星大侦探和大张伟(๑•̀ㅂ•́)و✧cp是all大张伟,嘎尾和明星大侦探相关cp


不知道持之以恒所以请不要对我有任何更新的期待。


夜与极昼 ⒓ 完结

自己的瞎bb


@anodyne太太的夜与极昼小评 觉得可能废话太多评论装不下_(:з」∠)_所以来这儿说一下(((


还有请允许我给您比好多好多的心哇!| ू•ૅω•́)ᵎᵎᵎ装满整整一购物车然后推到您面前的那种!!






该怎么说呢。。一开始的两人就和平行线一样毫无交集,但是他俩内心对于艺术的解读就像是两块缝合恰到好处的拼图一样,在一起就是完整的,就是天经地义的。可惜戴斯特尼却非要让两人经历连原因都未来得及说出口的分离,王嘉尔的手无法继续创作时惋惜的却是自己配不上他心中那个完美的张伟,但是当张伟找到他时就像是直接给了他一巴掌让他醒来。


火焰和玫瑰能让冰冷坚固的雪块融化,跟个猫似的张伟是让王嘉尔上瘾的原因。孤独的两人从一开始的互相试探到渐渐的开始互相取暖,最后在分开的时间里意识到原来我对他的感觉就是爱鸭,戴斯特尼在他们俩中间撒完了苦后再使他们重新碰撞在一起,而且最后生怕他们俩其中一个再作一下似的,重新补贴一个贴纸啥的让两人黏黏腻腻的永远不分开(๑•̀ㅂ•́)و✧


讲完自己对文的看法啦 真的很喜欢剧情,虽然是那样的谜之矫情(请别打我)的路子但是整个文下来就是干净利落的,就好像洗完手后甩干净时候的感觉一样干脆


(我这是什么破比喻


到了吹太太时间了(深呼吸


我要超级无敌使劲的吹一下 @anodyne 太太!!!


嘎尾现在的处境真的是处在北极中央_(:з」∠)_白雪茫茫别说糖了 连树枝都看不到 但是所有的嘎尾太太们还是在坚持努力的写文鸭啥的


太太们都是神仙(ಥ_ಥ)


而72线写手的我还在催文档你快点动呢_(:з」∠)_




anodyne:





*写在前面,这一章是完结,其实没有多少剧情,几乎是满篇的抒情和二人的互相坦诚与救赎,既然既往不恋,那么未来可期。




*写时听的这个 Alonein kyoto




*正文戳这里


不行的话戳这个










*写在后面




*先说这篇文,或许一直看我的文的宝贝们都知道,我不喜欢写傻白甜(褒义)类的纯爱甜文,大概是因为我个人思想的本身复杂性。我喜欢剖析,也喜欢留白。这一篇倾注了我很多的心血,包括搜刮专业知识,查阅资料,把每一章都当做一篇完整的短篇来写。虽然知道因为能力有限,并没有做到完美的呈现,还是希望大家看的开心,鞠躬。




*再啰嗦一下嘎尾这个cp,我喜欢上张伟和嘉尔的时间差不多,也几乎是在同时萌上的嘎尾。我是双担,所以在我这里永远不会存在偏向任何一方的问题。我知道很多嘎尾er都是大蜜,磕的也不止嘎尾这一个cp,这是大家的自由。但是在我这里呢,我是嘎尾洁癖,嘉尔更不是All伟中的一个拿来拼凑爱情故事的道具,如果想看单方面宠一个人的文,和出于私心一直评论我类似不要欺负张伟,使劲虐嘉尔的言论的,拜托不要来看我的文。两个人都是我的宝贝,何况故事都是ooc的杜撰,真的切勿代入切勿上升,不要过分真情实感。如果一定要骂,请骂我这个虚构了故事情节的人。




*最后,感谢一直鼓励我支持我陪伴我的你们。因为你们的存在,才让我有动力去不断完善自己,争取写出更有质量的文回馈大家。




*不要嫌我啰嗦,谢谢你们的观看和喜爱,笔芯。











脑洞儿

深夜脑洞


别看 要脸 只是一个大纲都不如的东西



想看太太写一个关于摆渡人au的嘎尾


时间线大概在长尾哥哥参加明星大侦探花田醉后的一阵子





长尾哥哥因为一时嘴快惹了媒体,以前招惹过的人也纷纷开始在网络上各种攻击。不少难听的留言和评价涌上他,以前的旧事与伤疤都被重新翻出来。而且长尾哥哥的朋友也被疯狂采访,什么难听的话都有。甚至粉丝也被阴阳怪气的嘲讽给闹到气不过来,而长尾哥哥只能不停的愧疚和痛苦。


而最后他也受不了了。长尾在被经纪人关在屋中的时候发现窗户的高度刚好够他摔下去然后再也醒不过来,然后他毫不犹豫的跳下去了。


人生无难事,只要肯放弃嘛。


长尾哥哥醒过来后发现自己正飘在屋子旁边,下面几乎挤满了人啊啥的。他什么都看不清,每个人和东西的脸上都像是糊了什么东西似的,除了站在角落里的王嘎嘎。


王嘎嘎站起来和他说哎呀哥你死了,现在你得和我去另一个世界。


长尾就这样一脸不可思议的被王嘎嘎领到一扇豹纹门前,王嘎嘎打开门后他发现里面跟个沙漠似的,阴沉沉还到处都是废墟。


王嘎嘎就带着长尾哥哥一路走东的去冒险了,一路上虽然长尾哥哥不停的挤兑王嘎嘎但是温度与感情还是在逐渐升温。王嘎嘎给了长尾哥哥他最需要的东西:安全感和温暖。两人每天晚上都会一起睡,长尾哥哥抱着王嘎嘎黏糊糊的说其实你还挺好的。


直到在第三天晚上时,长尾哥哥在慌忙的带着嘎嘎跑到安全屋时发现他身上的伤口后。才知道王嘎嘎的身份不止是当初见面介绍时说的样子,去往天国的路也不像王嘎嘎说的那么容易,随时随地都会有腐烂的灵魂把他吞噬掉


然后长尾哥哥就会掉入一个比地狱更可怕的地方。


这就是为什么王嘎嘎要时时刻刻的保护着他。


王嘎嘎很抱歉的和长尾哥哥说对不起和你说谎了,而长尾哥哥直接放飞自我和王嘎嘎说如果这么难的话我们一起去到天国内地儿后我就告诉你一个惊天大秘密。


王嘎嘎没有和往常一样点点头笑着说好哇哥都听你的,他转过头没有去看长尾哥哥。


哥你确定吗?


嗨我就瞎说的。



第四天长尾哥哥的体力已经接近极限了,王嘎嘎只能在安全屋里找个绳子捆住两人的腰,和长尾哥哥说等哥你还是真的坚持不住了再让我背你,咱们先这么走。


其实是王嘎嘎知道自己和长尾哥哥已经被那些万劫不复的鬼魂发现了,最好的结果是两人一起到达,第二是自己挂掉后长尾哥哥松开绳子跑走。


最差的结果就是和长尾哥哥一起消失殆尽。


王嘎嘎不想这样。他想和长尾哥哥一起到达天国,他想让长尾哥哥顺利转生,想让哥哥在天国找到一个好的地方继续开始生活,也想告诉哥哥其实他一直都很喜欢哥哥,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很喜欢了,哥哥身上的橙子味特别好闻,还有很多很多别的事情。


可是通过废墟中的小路时,王嘎嘎没想到鬼魂这个时候就追上来了,他被各种东西缠住然后吸入地底,王嘎嘎的眼睛差点就睁不开了。


但他忽然想起长尾哥哥和他一起牵着呢,他已经没有力气将自己的结松开了。


长尾哥哥你把绳子松开啦,我不会死的。


我去你大爷的。


长尾哥哥根本就没有犹豫的骂出声来,他用尽全身的力气试图扒拉出来已经陷进去半个身子的王嘎嘎。长尾哥哥的脸上已经全是泪水和汗液了,他什么都看不清,肩膀和腿因为长途奔波早已累到几乎站立不了,手臂也一直在颤抖。


他怕啊,怎么会有人不怕那些黑糊糊恶心的要死的鬼魂呢。


可他更怕失去王嘎嘎。


王嘎嘎的笑容,王嘎嘎的怀抱,王嘎嘎的头发,王嘎嘎的头发,王嘎嘎的声音。他不能让王嘎嘎被带走,他就是不能。


王嘎嘎看着长尾哥哥边哭边喘气继续拽,自己也开始不由自主的开始哭,还边哭边踹绑住他的灵魂。灵魂被王嘎嘎极其用力的几脚给踹到出不了声,咿咿呀呀的将沾满泥浆的双手松开,不情愿的松开王嘎嘎。


嘎嘎被松开后的那一瞬间长尾哥哥直接笑得跟开花了似的,满脸通红还擤着鼻涕,这么难看但是王嘎嘎就这么被戳中了。


后来到了第七天,长尾哥哥和王嘎嘎已经是缠绵在一起的感觉了,但是两人始终没捅破这层关系。长尾哥哥是因为不知道到了天国后会发生什么,而王嘎嘎知道为什么。


最后到了终点,长尾哥哥在天国的大门旁踮起脚尖想啵儿一下王嘎嘎的额头,可是王嘎嘎直接按住他的后脑勺来了个法式深嘬,长尾哥哥想牵着王嘎嘎的衣角往天国里走,所有的话他们都可以在那里说出口来。


可王嘎嘎松手了。



哥我走在你后面吧。


长尾哥哥想说些什么,但他发现王嘎嘎打了个超级夸张的哈欠,眼泪流的满脸都是。


哥你开门吧。


长尾哥哥忽然很害怕,不知道为啥可他就是害怕。他轻轻的推开门,门后面那叫一个鸟语花香天气晴朗,长尾哥哥进去随便扫了一眼后便笑着转过头。


王嘉尔你学会忽悠了哈。


可是他的身后没有任何人。


(BE)


(HE可以接着看)


长尾哥哥特别生气,打了个那么深情的啵就走也不负责,王嘎嘎简直太让他失望了。


他到处打听后找到一个看起来特别有见识的老人,问了话才发现其实摆渡人在接送完保护对象后都会离开。长尾哥哥更炸了,不管别人怎么劝他都要找回王嘎嘎。


你确定吗?去了就回不来了。


没有他还不如回到那个鬼地方。长尾哥哥冷笑一声,王嘎嘎简直了,居然能骗过他这个在娱乐圈里混了将近二十年的老年艺术家。


老人继续沉默的盯着他。


好吧你去了也不是没有问题,但是要保证不再回来。


他好心告诉长尾哥哥他们可以一路向西走回去,这样就可以有机会回到人世了。


但你愿意回去吗?


老人知道长尾哥哥在那个地方受尽了痛苦


当然不想回去了,长尾哥哥一笑而过。


但是我想跟王嘉尔过日子。


最后当然是长尾哥哥跋山涉水的往西一路走,避开所有的鬼魂和危险,七天的路程他想尽一切方法缩到了四天,一路上的所有艰辛他硬是全部咬着牙挺过来了。


最后他看到了最开始的那扇大门,旁边坐着一个染了头坐着发呆的小孩。


王嘉尔。


王嘎嘎很没精神的转身,看到长尾哥哥的那一瞬间瞳孔缩小,不可思议的样子让长尾哥哥看了想笑


我他妈要揍死你。



长尾哥哥直接拽起王嘎嘎的手腕推开大门,他从来没有这么想拥抱住一个人,亲一下他的脸颊,大声告诉他很多很多的事情,将自己的爱和培根汉堡全部交给他。


他觉得自己再也不需要在意任何言语了。



王嘉尔,我问你最后一遍,你要不要跟我走。



嗯。







长尾哥哥在医院里醒来。


他想转头,可发现他全身都在痛,痛的要挂了。经纪人揉着自己还没干透的眼眶,在看到长尾半睁开的眼睛时全身一震。


长尾哥哥没管她,他坚持不懈的尝试转头,转呀转呀转却只动了一根手指头。


经纪人早就跑出去了。


长尾哥哥的眼睛暗了下来。


哎呦喂原来就这样啊。他想深深的吸一口气,吐出。


然后掀开被子重新走到医院的窗户边跳下。


哥你在想啥呀。


染了一头米白色头发的少年冲进屋子里,灿烂的笑容让长尾哥哥想哭出来。


哥我爱你。


王嘎嘎笑嘻嘻的拽住他的手,虽然上面缠满了绷带。


长尾哥哥动了下手指。


这个新奇的世界我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有你我觉得就足够啦。




(HE)






有人可以写吗(ಥ_ಥ)文笔实在太差也写不出什么生离死别,只能希望有人愿意看看然后再这样内样呗 (画圈圈



中秋儿快乐
虽然我写文写的烂而且更文看心情但还是超级爱你们de(❁´◡`❁)*✲゚*

保温杯和爆炸头


半夜随手摸鱼儿

cp嘎尾注意/同人捏造注意/鬼拉郎注意/ooc注意/文笔烂注意'小片段注意












张伟摆了摆手,谢绝了旁人热情的邀约。

他不耐烦的点着头敷衍的向对方告别,黑色外套包裹住的小身子随之站起,手里加温过的茶水热乎乎的捧在手心里。


刚刚唱完歌后的嗓子并没有完全舒爽起来,张伟把骨节分明的手指放在自己喉咙上揉了揉,轻轻的咳嗽出声。


他走出后台的大厅后,用力的推开大门。




夜晚里冰冷刺骨的风就像一个拳击手不停的左一个上勾拳右一个大嘴巴子的打在他脸上,王八拳似的难受死了。


“啧。”

张伟将冻的发红的脸颊贴近深绿色的保温杯。




十一月份的冷风丝毫不留情的往他身子上吹打着。他嘟着嘴呼出来一口肉眼可见的水雾,发了会儿呆后便把手里的保温瓶塞回包里。



昏黄的路灯打在这个一身黑的男人身上,显得有那么一点寂寞。树叶被风刮动着发出的沙沙声伴随着男人的脚步,本来黯淡无光的街道因此多出了一丝的动静。

张伟将手举起,等来了辆的士。




路途并不算遥远,张伟递钱给司机过后随口道了声谢谢。

他打开车门时,凉飕飕的风让他下意识拽紧了自己的衣服袖子。

当手摸到研究所的门时,张伟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他往自己的裤兜摸索了两下,找出来一把看上去有些年代的黄铜钥匙。上面拴着的爆炸头卡通人物此时正呲牙咧嘴的盯着张伟。

手指夹住钥匙的末端,将其轻轻插入过后,张伟特地放慢了扭动钥匙的动作。


吱呀一声,掉了些许油漆的铁门随着张伟的推动发出了一点铁锈声,温暖的空调将他轻轻的勾进了屋子,转身将门重新反锁上后,冰冷的风和其他一些繁琐的声音都被张伟直接关在门外了。

“嘉尔?”


年轻人俯趴在桌子上熟睡着的动作明显引发了张伟的不满,小心的绕过各种各样的零碎物件后,他试探性的伸长腿跳过掉落在地上的文件。手指碰到那人的白大褂时,和钥匙扣上一模一样的爆炸头挪动了一下下,也仅仅只是几秒钟。


张伟叹气。他把自己放进包里不久的保温瓶拿了出来,轻微的碰桌声让王嘉尔的眼睫毛颤抖了一下。


“醒了?”


清冷的少年音如同什么神奇的魔力一样,王嘉尔的眼皮开始慢慢的张开。在看清楚身前的人是谁后,年轻人的嘴角上扬的速度简直能使人惊到一跳,孩子一样的笑容直接打飞了一直环绕着张伟心里的冰冷。


“嗯。”



保温杯里的热气慢慢的飘散出来,绿茶的香味就跟那个人一样,像个小猫似的抓挠着王嘉尔的心。







——————————————

沉迷嘎尾 我爱他们俩(微笑)
主要是群里找cp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个神奇到不行的拉郎:王科学x大主唱
就内种--孩子气工作狂还有点疯疯癫癫的年下攻x安稳成熟体会过社会险恶的年上受
感觉两个人挺迷之互补把

大老师生日快乐!!!(´ε` )♡

【明侦全员向】MG小镇的那些事儿




-起名就花了五秒,请别计较_(:з」∠)_

-OOC,文笔烂,还可能会有设定冲突((

-明星大侦探衍生AU,只会打mxdzt的tag,不会有cp或者明星单人向的tag

-全员动物化注意(撞设定了的话请不刻意地说出来然后揍我一顿((

-尽量会让全员都出动,cp向的话可以自己看(懒得打tag

-请不要带着逻辑和真人来看同人文

-前文请戳头像

-本章有特别多山花情节













21.




白敬亭站在火车站的棚子下不耐烦的摇着手机。


撒贝宁在公寓里喊人说要去接待什么新成员,何炅因为工作原因有点低烧,可是新来的已经坐上火车准备来MG小镇了,必须得选个人去接。

王鸥立马拉着鬼鬼进屋,美名其曰做饭美指甲化妆,当个精致女孩。

撒贝宁马上把实现转移到大张伟身上,他打了个冷颤。


于是他赶紧从垮垮的裤兜里翻来翻去,翻出来昨天给的凿子。

“呃那个啥我大学还没毕业,目前想去蓝翔学用凿子穿墙所以拜拜了您啊嘞。”



本来还闹闹腾腾的客厅里,马上就只剩下小白懵逼的身影。

白敬亭:??????

撒贝宁的小狗尾巴动的那个哟,简直就是何炅的翻版。


大老师请问你昨天晚上睡的那个窝是谁的??





22.


没办法,毕竟也是蹭了好几十顿饭的人了。

他反复检查看着手机里的短信,上面明确说是12点整的下车时间。

再看看车站上拴着的大钟,都已经过了三十多分钟了。

苍了天了。


当初那个因为几十顿饭就被收买了的自己简直是个弱智。

白敬亭想拿起何炅的手机直接砸地上。

他将右手举起来,本来只是打算做个假动作发发泄,没想到身后却忽然传出一个男声。

“哟,你就是小白? ”

白敬亭一个踉跄,手机直接飞出他的手里。

然后就掉进旁边的下水道里了。


白敬亭:…..

半个罪魁祸首的魏大勋:.....





23.



得。

他现在就想即兴rap一段。






24.


男人叫做魏大勋。


其实他本人的气质并不比那些传说中的高富帅差,特别是他的笑容。

男人礼貌向白敬亭伸出了手。他的微笑牵引着嘴边的小酒窝一起跟着跳舞,眼睛还能温柔的弯成一道月牙,细长的手指骨节分明,温暖包裹住白敬亭那双等到冰凉的白手。

赏心悦目的要死。

但是刚刚的一系列烂事让白敬亭对眼前的男人的好感度直接降到地心。他嫌弃的甩开了魏大勋的手。



虽然本来也没多少。


带着好意去握手结果被甩开了,一般人都会尴尬的呵呵一笑然后收场。

可是眼前的这个人狗尾巴都要翘到天上了,明明白敬亭这么一个没礼貌的举动都能让他跟着一起傻笑。


感觉他就是个傻白甜。白敬亭翻了个白眼,刚想说些客套话让他们俩不再继续尴尬,而且反正那也不是他的手机。

但是下一秒魏大勋就收起了笑容,将手插进兜里,像是要拿些什么东西。






25.





白敬亭这时才想起撒贝宁在他踏出门前叮嘱的那句话。

“是个亿万富翁的儿子,传说中的霸道总裁标配,从九岁开始起就学会了五门语言而且家里的床都有五百平米....对不起我瞎说的。”

“但有钱是真的,别惹人家生气了啊小白。”


卧槽这是要杀人灭口了吗。

但是只见他马上掏出了个黑金壳的大屏手机OPPO,随手按了一串电话号码。

“我这儿需要点人。”

exm???

刚刚那个头上撒满阳光亮到发黄的傻狗狗去哪儿了???你们总裁变脸变声都那么快的吗??

白敬亭刚想问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就看见魏大勋身后刚刚走过的两个路人又拐了个弯回来了,他们也没管周围人诧异的阳光,充满肌肉的手臂一用力就将身上的便服给撕碎了。里面的黑西装与他们刚从裤腰里拿出的黑墨镜直接摆明了他们是保镖。

苍了天了x2。

“给我找。”

魏大勋刚刚可爱兮兮的小酒窝因为板着脸,消失的无影无踪去了。方才还喜笑颜开的他几乎是在几秒内就将严肃这个词的意思模仿的玲离尽致。

只不过指的方向是刚刚掉进去手机的下水道 。

还是只蠢狗。

白敬亭面不改色的颤抖着腿。

小镇刚来的超级无敌富二代被我打了手,还派了两个肌肉男蹲在这里拆下水道的井口,该怎么办,特别特别特别急。

哈士奇的黑耳朵摇来摇去的,白敬亭也直接打算破罐子摔碎,还作死的去摸了两下。

魏大勋愣了一下,但是也立马低下头任由他摸。



挺好的挺好的,手感挺好的。

“欢迎来到MG小镇,我叫白敬亭。”





26.



“还有你刚刚搞掉的手机是咱们房东的。”

“没事儿,你问他想要iPhone20还是OPPO R50我都能帮他捞到的。”


白敬亭搓了搓手指。

“那个关于新出的NIKE....算了没事儿,入住快乐。”





27.


小白跟牵着自家宠物狗一样,把魏大勋带到他们的公寓前。

“就这个。”

当他准备按下门铃时,魏大勋轻拍了一下白敬亭的后背。

“唉其实我不住在这个公寓里....”

“啊?”

魏大勋指了指挨着他们旁边新盖的公寓。

“这个。”


白敬亭耸耸肩,转身带着他走进另一扇门。

还热心的陪他走到电梯里。

“你是住的哪一层啊?”


白敬亭无聊的把手指划过每一层按钮。

“我的意思是...”

魏大勋无奈的笑了一下。

“这整栋楼都是我的啦。”





TBC.

一个从来没关注过山花的我写着写着居然开始谜之喜欢上了hhhhh

请各位就当是看肥皂剧一样来看这个系列的文把 因为并没有实质性的主线剧情_(:з」∠)_

还有这里并不喜欢回评论。。(半个自闭+语废),请别嫌弃不会评论的作者,你们喜欢磕聊就磕聊叭反正我也挺喜欢看你们随便夸我的嘻嘻((




一个小彩蛋儿(请自动脑补鬼鬼语气






鬼鬼是拖着白敬亭回公寓的。

其实是扛,但是那些都不重要。



“哎呀呀没脸看没脸看。” 大张伟刚一下楼就看到这种场景,赶紧把手里的小传单捂到眼睛上面,中间还留了条缝。


“大老师你干嘛要遮自己啊,赶紧来帮帮我啦。”


鬼鬼单手扛着白敬亭,几乎是一边倒的往台阶上走。


“噢哟你这是咋了小白。”

大张伟赶忙接过白敬亭的另一只肩膀,三个人一起摇摇晃晃的走上二楼。

“我觉得我的人生已经没戏了。”


他又嘀咕了一句。


“魏大勋我劝你善良。”




【明侦全员向】MG小镇的那些事儿




-起名就花了五秒,请别计较_(:з」∠)_

-OOC,文笔烂,还可能会有设定冲突((

-明星大侦探衍生AU,只会打mxdzt的tag,不会有cp或者明星单人向的tag

-全员动物化注意(撞设定了的话请不刻意地说出来然后揍我一顿((

-尽量会让全员都出动,cp向的话可以自己看(懒得打tag

-请不要带着逻辑和真人来看同人文

-前文请戳头像

-本章有点双北,白搭和魄魄情节








15.


大张伟是一只黑色的猫。

黑色的猫咪永远不会拥有和其他猫一样得宠的感觉,就像那张五十块钱再怎么好看也没有一百块招人喜欢。

他冷哼一声,细长的尾巴也跟着一起抖了抖。

他这辈子见过的人可多了是了。

有出卖他的,假心假意却在背后插刀的,将他当做消耗品的。

但他依旧宣扬着要快乐的过着日子。


难受的时候笑一笑,好像真的就会开心起来。


大张伟把这句话带给了一起坐船来的白敬亭。

可他还是没有笑。


哎呦喂现在这些孩子怎么都那么钢筋。他抓耳挠腮的试图逗他乐,身边的乔振宇都笑到脸颊抽筋了,可小白连嘴角都没动一下。


“你是对生命过敏吗?成天摆着那么丧的个脸。”


大张伟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了。



丧了吧唧的又能咋样,日子不还是得过吗?

他终究还是放弃劝白敬亭了,但当他顺势靠在小白身上时,忽然想起了什么。

“来来来,我来教你什么叫做灵魂出窍。”

他把白敬亭放平在地上,躺到他身上,然后直起身子。


“Soul leave body.”



成功收获了一枚小迷弟和笑容。

这人笑起来不挺好看的嘛。他也跟着一起傻乐。




16.

乔振宇:Hello???

咳咳。

因为某些(档期冲突)的原因,小乔同志很不巧的没有在约定时间内入住公寓。

反正也闲着没事儿,房间就直接转让给小白了。

何炅随手就把房产证上的名字改成了白敬亭。

给脸不要脸肯定出危险,白敬亭直接就收下了。





17.



何炅最近忙的要命。


跟中介似的。撒贝宁和大张伟瘫在沙发上磕着瓜子吐槽。

“何老师你可以让我帮忙的咔嚓咔嚓卡嚓,咱这关系不是挺好的嘛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何老师一脸微笑的把他踹出门。


“你上次谈房子的时候知道占了多少人的电话线吗。”

撒贝宁也跟看热闹似的一起乐,但他马上又换成严肃的样子。


“炅炅,我们真的可以帮你忙的。”


他知道何炅干什么事情都喜欢自己扛着,就算他永远都是一副好说话的模样。

何炅疲惫的笑了笑,眼角那不明显的鱼尾纹也跟着显露出来。

“没事的。”



撒贝宁强制性的把何炅拉到他刚刚坐着的沙发上,意识到他在挣扎后,他便把放在何炅肩上的手使劲一按。

“你就给我好好的休息一回吧。”



也许是太累了,何炅也没有出手反抗,他安静的把头靠在沙发巾上,呼吸声慢慢平息下来。

撒贝宁也没去管房间门口的抓挠声,他走到桌子旁边,拉开椅子后便开始翻弄着叠成一座小山了的资料。

其实主要是房子越盖越多了,在住民欠缺的情况下继续这么造只会烧钱。但是有些地方的建造方案已经全部计划好了反而不能反悔。

都怪何炅脾气太好,也不知道发个火威胁一下那些人。撒贝宁揉揉眉间,便开始拿起笔写回信。


这一写就没写停下来,撒贝宁一口气忙了三四个小时。期间只站起过一次身,还是去帮何炅拿了一套被子来盖上。

转职成为副镇长的撒贝宁也不是不知道何炅最近一天只睡浅浅的四个小时罢了。


忙完回信后的撒贝宁也没闲着,还帮忙把何炅杂乱的房间干干净净的收拾了一遍。

“这都是些啥…”


他随手将桌上杂乱的纸张一通扫到垃圾桶里。




18.



大张伟捧着杯绿茶,坐在鬼鬼房间里。

他在被踢出门前把钥匙落在何炅的桌前了。

还是落在一堆纸张中间的,猫咪的第六感告诉他绝对会出问题。

可怜他跪在何炅房门前又挠又嚎了整整半个多小时,后面闹得都没力气了,只能变成原型倒在地上。

还是隔壁的鬼鬼出来倒垃圾时看了一眼。

“欸白白你看,何炅门口有个黑团子耶!”

白敬亭一开始还没看清楚,还是拿了兜里的金丝眼镜后才看清那是什么东西。

“卧槽大老师你还活着吗?!?!”

“大老丝?!!”

两人匆忙把这一小坨黑毛搬进房间里,刚进屋就把它丢到地毯上。

“Pia。”

还挺重的。





19.




然后大张伟就冷漠的看着小白和鬼鬼在他面前各种秀。

嚯嚯嚯,现在的孩子都那么直白的吗。

鬼鬼并没有贯彻所谓的男女授受不亲的观点,一口可爱的台湾腔硬是磨掉小白身上所有尖利的地方都磨平了。

她不停的往小白嘴里扔棉花糖和软糖,还一直各种揉小白身上的毛。

恨不得把整个脸贴上去了已经。

哎呀呀简直看不下去看不下去。


“她是不是喜欢狼这个品种啊?”


在鬼鬼摸够后,白敬亭一脸认真的问着正在喝绿茶的大张伟。

他差点没喷出来。

人家姑娘揉了你半天头,你得出来了个百灵鸟喜欢狼的理论,厉害厉害厉害。






20.




撒贝宁并没有办法赔偿大张伟的钥匙。


但他给了他一个凿子。

“你拿这玩意儿穿个洞吧。”

大张伟差点没忍住把凿子一把抡到他头上。

“你是只猫啊同志,你都不会翻窗吗?”

“我头皮以下截肢谢谢您嘞。“








TBC.

扯了些有的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