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桑吖

最近沉迷于嘎尾 想看我干别的事情的孩子们可以退关了

-明星大侦探全员向

一年可能只会五更的那种人

可能是手机问题,所以排板看起来经常会特别难受(正在想办法改正

跳坑的速度很快 不喜欢被人夸太太 也不喜欢回评论 也不喜欢和人磕聊

喜欢做自己想做的事儿

【明侦全员向】MG小镇的各种事儿


-起名就花了五秒,请别计较_(:з」∠)_

-OOC,文笔烂,还可能会有设定冲突((

-明星大侦探衍生AU,只会打mxdzt的tag,不会有cp或者明星单人向的tag

-全员动物化注意(撞设定了的话请不刻意地说出来然后揍我一顿((

-尽量会让全员都出动,cp向的话可以自己看(懒得打tag

-请不要带着逻辑和真人来看同人文

-前文请戳头像

-本章有点魄魄的情节((




4.




镇子里又来了三个新邻居。

一只北极狼,黑猫,还有一只短毛猎犬。

鬼鬼仔细的打量着他们。

我怎么感觉那只最小的黑猫才是这三崽子里面的老大???

5.

北极狼的名字叫做白敬亭。

顾名思义,他长得特别白特别干净,纯白色的绒毛里挑不出一丝的污秽,棕色右眼的下方点缀着一颗泪痣。

颜值过关了,然而无法忽视的是他带过来的背包。

“哎呦喂这事儿说起来就惨,这孩子之前有一阵子陪我去雨林里冒险饿着了,你你你你们就体谅体谅他吧。” 头上顶着搓绿毛的黑猫在一旁插嘴道。

白敬亭也跟着点了点头,样子乖巧的很。

得了吧。撒贝宁翻了个白眼。

“你带吃的可以,可你背那么多口锅干吗?”

数了数,喔唷,都可以开分店了。


旁边的猎犬都快哭了。

身为一只桂林犬,一路上帮忙拖东西就先不说,听他们嗑聊听的口音都带成北京味儿的了。



6.


猎犬的名字叫做乔振宇。

目标是要成为这个镇子里的第一美。

鬼鬼撇了一眼他,点了点头。

乔振宇能给人一股很干练的感觉,而且还谜之特有安全感。

白敬亭默不作声的翻了个白眼。

柯基表示很不服气。他拉起王鸥,用他那卡姿兰大眼睛里充满了不可描述的眼神盯着她。

“我是个放过火的人。”

何炅在他的背后噗嗤一笑,差不多猜透他的下一句话。

“我就是那个在女人心里纵火的芳心纵火犯。”

撒贝宁感觉自己的脸都要被羽毛扇肿了。

7.

黑猫说自己叫大张伟。

外号梁朝伟,妈妈是张曼玉爸爸是刘德华。

“虽然我是个不咋吉祥的预兆可我会算命儿。”

他咳嗽一下,眼神锁定鬼鬼。

确认过眼神,是值一个亿的脑子。

“这位小姐我看你印堂发粉红,一看就能活到死。”

王鸥没忍住,噗的一下就笑出声来。

上流社会演不下去了,真的不行了。


8.

大张伟和何炅是老相识。

他对这个年少成名的小伙子挺有好感,就分享了一些事给大家听。

“以前有段时间大张伟长得特胖,据说是和小白一起参加了一个跟着贝尔去冒险的活动,不知道吃了点啥就开始疯狂减肉。”


可是有些人就是眼瞎,自己眼眶子里装的东西是装饰,发布谣言说大张伟整容了。

还处心积虑的P了一张整容前和整容过后的他。

“来来来来给你们看看,以前我长的可带劲了嘿。”

撒贝宁和何炅装出来的严肃样硬是崩成了表情包。

刚搬进来的棕熊陈若轩和王鸥还有小白直接锤起桌子开始狂笑,一点礼仪都不管了。

只有鬼鬼一个人张着个大嘴巴,能塞下两颗鸭蛋的那种。


“喂李真的去整容了吗???”

她还特地凑到大张伟面前仔细打量着,试图看出手术过后的痕迹。

“李是自己想去整容的吗还是——?”

大张伟笑倒在桌子上,还努力的喘出一口气来说话。

“我问你,你长这样子你不想整吗?”

他指着照片说。

房间里直接被笑声灌满。

只有鬼鬼一个人用那种特别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他。

深度体现了什么叫做鬼才信。

9.

撒贝宁虽然名义上成为了大村长,可是依旧闲着没事儿干。

于是他摩挲着自己的小短爪子,决定去干大事。

开立一个侦探社分店!!

据说以前那个社叫今日说法。


开了之后也没啥案子,可能都听过王鸥说的狗头侦探的故事了,开张了三周竟然没有任何一个案子能让他来再体验体验当侦探。

倒是有一堆动物进来磕着瓜子吹着空调聊天,没事儿再打几局狼人杀,生活美滋滋。

补充一句,小白虽然种族在那边摆着,可本人几乎没怎么当过狼。

但每次都当天出,还是全票的。

何炅的那只大尾巴都摇到可以当螺旋桨使了怎么都没人看他一眼。

白敬亭啃着被扣在手腕上的铐子,下垂的眼角显得委屈的要命。

终于知道为啥之前有那么多锅可以背了。


10.

以前这个小镇是一个春风十里安静可爱温暖祥和的地方。

可自从大老师来了后,整个小镇都开始洋溢着不正经的气氛。

“小白明明之前那么可爱腼腆的。” 鬼鬼不开心的嘟着嘴。“都被大老师带坏了。”

没都怪自己做好一个知心姐姐的角色。这种感觉让她内心很挣扎,于是她决定去找小白谈谈心。

礼貌的打开了小白屋子的门后,鬼鬼捏住鼻子,生怕发出点什么响声。

小白家的房间和他本人的气质一样干净,无论是沙发还是墙壁都是一尘不染的,看起来超级舒服。

她踮起脚尖,静悄悄的走进了小白的卧室。

小白平时竖着的耳朵此时正耸拉着,雪白色的狼尾巴从米黄色的床单中露出来,细小的呼吸声从他的鼻子里发出,棕红色的卷毛正好能衬托出他皮肤的雪白,眼角的泪痣更是显出他皮肤的优点。

正午的阳光从窗帘缝中透过,金色的阳光照在小白身上,看得都不忍心打扰他了。

白白在睡觉啊…

鬼鬼环绕了一圈,发现他的木桌子上放了好几个相框。

看起来像是他和家人的照片。

她蹑手蹑脚的凑到照片面前,仔细的端详起来。

好几张都是小白和一只身穿红色长裙的白母狼的照片,应该是他妈妈吧。

鬼鬼打量着,却没有发现白敬亭已经醒了,细长状的瞳孔此时正在用盯着猎物的眼神看她。

她摸到了一张照片。

里面是一个扎着棕色双马尾的女孩,齐刘海加上露出了八颗白牙的笑容让人好生喜欢。

泛黄的照片代表了这张照片的久远年代,鬼鬼轻轻的将它放回原处,也没回过头看小白有没有醒,就匆匆的溜了。


11.

白敬亭之前的日子其实过的并不怎么样。

他之前住在一个小村落里,那是一个不算发达也不算落后的地方。

小白对之前的记忆一直都是零零散散的,但是唯独没有忘记那时住在他旁边的那个女孩。

女孩喜欢穿件白衬衫,陪着一条牛仔套裙,向别人介绍自己时会错口把继父的女儿说成继女,台湾口音让她在邀请别人来她家玩时说成Fa园,翘着的麻花辫经常需要小白的妈妈来帮她整理,黑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像一段欢快的音乐。

用一句话形容的话,就是蠢得可爱。


她和小白的关系也是相当的好,没事儿就去串个门,或者邀请他到树下的秋千边聊天。

什么都聊,聊学校聊零食,偶尔也聊一聊街边的霸王又翘课带她去游戏厅里玩。

小白皱了皱眉。

“你应该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了。”

“哎呀好的啦,哦对了你看看这个杂志。”

不算修长的手指从背后拿出了本报刊,翻杂志时候的哗啦声伴随着树上的鸟叫,传进白敬亭的耳朵里。

“这个飞Hang公司出了个命案诶,好可怕…”

“是飞Xing公司,姐姐。”

少女被自己蠢到时发出的笑声,傻里傻气却不失女孩本身的气质。


12.


悲剧还是发生了。

少女的狼霸王被抓进了未成年人少管所,因为他没忍住咬伤了少女的父亲。

虽然这并没有什么错。

少女长年被父亲家暴,吃不上饭的时候都只能跑到白敬亭家。


她的腿上永远都是一块青一块紫的,别人问她怎么回事时她都会微笑的说不小心摔了一下。

太傻了。

白敬亭沉默的看着霸王从他的面前经过。

“照顾好她。”

他点点头。



13.


没过多久,少女也走了。

她受够了自己的父亲,于是她半夜收拾了一整箱的行李,摸着黑跑到白敬亭家。

母亲已经睡了,但是白敬亭还在因为霸王说过的那句话睡不着觉。


“歪,你要一起走吗?”

少女天真的微笑灼伤了他的眼睛,小仓鼠的耳朵晃动着,像是在期待什么。


小白不能走。他还欠了一笔钱,他还在创业中。

他的前途一片光明。

他思索许久的样子使少女变得沉默。她攥着的船票都快变皱了。

“我问过了,有车回来接我们去港口的。”

小白的尾巴轻轻的摇了摇。

一阵尴尬。

少女终究还是没有回头,尽管小白伸出了手。




14.


白敬亭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

少女的连夜出逃并没有获得应有的结果。

坐车出逃的时候,车轮没稳住,她坐着的车子被地上的雨水给滑动到无法正常驾驶。

白敬亭没有错过那一声爆炸。

他本来就安静,在霸王攥住他的衣领时也一声不吭。


他说了些什么呢,反正概括开来就是各种骂街的话。

书店老板出来劝架,定居在这里不久的侦探也用力将两人分开。


他还是在沉默。


白敬亭用悄然抹掉眼泪,关上行李箱。









TBC.

主要的话是让白大乔出镜一下,顺便讲了一下小白的经历。

本人并不专吃魄!!注意!!!请别跟我ky并且疯狂安利(

(感觉和预想中的傻白甜剧情越来越远了)

评论(1)

热度(19)